一本好书: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

by shanqin on 六月 26, 2008

一本好书: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

作者:shanqin
email:shanqinhep@gmail.com
2008-6-26 下午

正文: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是中文译本,原书英文书名为Facts and Mysteries in Elementary Particle Physics。

Veltman本人因为在量子规范场论的重正化方面与其学生’t Hooft合作作出的巨大的决定性贡献而获得了1999年度的Nobel物理学奖。不过后来他和他学生闹僵了,’t Hooft不止一次为QCD的渐进自由发现的优先权问题而暗示Veltman是罪魁祸首,因为就因为Veltman对他在渐进自由方面的工作不感兴趣,使得他当时无法及时发表这个结果,于是他痛失这方面的优先权。虽然物理学界都承认’t Hooft最先发现了渐进自由性质,但是真正的发表却是Gross, Politzer, Wilczek三人。当然,这让Nobel评奖委员会省了不少事情,他们直接将2004年的物理学奖颁发了Gross, Politzer, Wilczek。按例同一奖项分享人数不超过三个,如果有’t Hooft,说不定通通别想得奖。当年Dyson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无法得到1965年的奖。

说完这些江湖恩怨,现在言归正传。

这是一本完全可以与Weinberg的《终极理论之梦》并列的杰作。作为场论的一大牛人,Veltman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亲历那么多理论高能物理中多激动人心的进展,并且近距离感受实验高能物理的巨大飞跃以及与理论高能物理的交融,这些交融大大促进了唯象高能物理这个分支的成熟与兴旺。这些经历加上他卓越的讲解能力,使得此书与同类其他书完全不同。

繁星客栈重新开张

by shanqin on 一月 12, 2008

地址:http://www.fxkz.net/
欢迎各位新老朋友前往注册讨论

超对称粒子与对撞机概论(二稿)

by shanqin on 十月 22, 2007

超对称粒子与对撞机概论(三稿)

作者:shanqin

致谢:作者感谢sage兄的耐心指导,感谢王一兄和王智勇兄指出本文二稿中的一些笔误和失误。

前言:随着大型强子对撞机LHC(Large Hadron Collider)即将正常运行,以及国际直线对撞机ILC(International Linear Collider)的预备规划,TeV能标上的新物理吸引了大量学者和年轻学生的注意,本文侧重实验上寻找超对称粒子的介绍,因此略去一些理论细节的讨论,参考文献已在正文某些小节开头处列出少部分,剩余部分的参考文献定稿时补上。

1)超对称的引入与超对称粒子谱

基本粒子的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SM)被普遍认为是一个当前能标下的有效场论,由于无法包含引力,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三代Fermions,不能为宇宙中含有的约占宇宙总质量25%的暗物质提供来源,不能在任何能标下使得U(1),SU(2),SU(3)的耦合常数g_1,g_2,g_3统一,不能防止Higgs粒子质量平方值的平方发散,使得物理学家普遍认为在更高的能标上必然有新的物理模型来包含标准模型。SM的这些扩展被统称为“超越标准模型(Beyond the SM),这些理论中,超对称(SUSY,supersymmetry)尤其引人注目。

科学研究,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与个人虚荣

by shanqin on 二月 25, 2007

科研,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与个人虚荣

作者:shanqin

如果一个人说自己研究科研没有半点虚荣心,那么这个人要么是圣人,要么是小人。科学研究,在很厂时间内为了意识形态的宣传,在很大意义上是为了满足广义的虚荣心——即证明人类的聪明才智。在很广泛范围内是为了满足民族和个人的虚荣。 从小我们就被灌输了“攀登科学高峰”之类的思想,于是大科学主义就肆意横行,好象那些不搞科学的人都是不高尚不聪明的,而搞了科学就戴上神圣的帽子了。所以小时侯当我们的老师让我们说自己将来的理想时,很多人都自觉不自觉地选择当科学家,选择当农民的似乎极少——通常是为了故意和老师作对才选择这个职业。

The Road to Reality的书评(第一部分)

by shanqin on 九月 7, 2006

The Road to Reality的书评

作者:shanqin wang

Penrose新书The Road to Reality是一部罕见的动人心弦的杰作。
The Road to Reality可以作为现代物理的初级教科书。同时是典型的高级科普。里面有大量公式,如果一个公式就能使读者减少一半的话,那大概也是近似公式。至少到最后还留有我们这些死党会看,而按照原来的公式的话,估计只有Penrose一个人当读者了:)

这本书同时是一本引起很大争议的书,很多人认为此书既不适合专业人士(因为太浅了),也不适合大众(因为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