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分类下的文章

旁观者的犀利:苏联科学家笔下的荒唐岁月(转贴)

by 格致 on 八月 9, 2011

作者:张剑 东方早报2011.7.31   1961年8月,莫斯科机场,一个人手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关于关于书本的书本的书本。

by path2math on 十二月 10, 2009

  1906年,阿基米德著《方法》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家修道院中被发现,这张抄有数学内容的羊皮纸在中世纪时被抹去改抄宗教典籍,抹得不够干净的部分在历经2300年后得以重见天日。这本《方法》和欧几里得的《原本》,几乎是古希腊光辉灿烂的数学界留给我们的仅有的孑遗。在《方法》中阿基米德写道(大意):“机械的、力学的方法可以带给我们知识,这样得到的知识是不严密的。我们必须用几何学来证明它。但是如果能从力学的方法中得到一个关于要证结果的预想,将毫无疑问会对证明大有帮助。这是之所以欧多克斯能够率先证明锥体的体积是底面积乘以高的三分之一,也是之所以这荣誉有一大半要归功于没有严格证明但最早指出这一事实的德莫克里特。”接下来阿基米德演示了如何用力学的方法得到“抛物线的切片是同样底和高的三角形的三分之四”(设有抛物线X与一直线l相交于两点a、b,作l的平行线l’与X相切于点c,则X与l之间的面积是三角形abc的面积的4/3倍)这一猜想,以及如何用欧多克斯的穷竭法来证明这一结论。
  据说欧多克斯穷竭法的灵感来自于德莫克里特的原子论,而德莫克里特的这一想法则要追溯到毕达哥拉斯“万物皆数”的哲学。据说德莫克里特著有《关于毕达哥拉斯学派》、《关于无穷小》、《关于无理数》等等的著作,可是没有一本流传下来。而关于毕达哥拉斯,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任何一本著述的名字。

【推荐】生物物理学:能量、信息、生命

by kosmos on 六月 1, 2009

不知道这里还有谁对此有兴趣,Philip Nelson写的这本书,令我意外地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生物物理学教材。
Philip Nelson原本是一个做弦论的理论物理学家,后来做生物物理,写这本教材,完全是从物理的角度,来看待生命,与惯常由生物学背景的人,或者力学背景的人,所写的生物物理,都迥然不同,是彻底的物理世界观。
因此,这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荐的书,对于试图用物理的眼光来看待生命世界的人来说。
这本书的网址: http://www.physics.upenn.edu/~biophys/

有中译本,上海科技出版社2006年出,由理论物理所做生物物理的前所长欧阳钟灿组织学生翻译。

 

新闻的客观公正性

by Matrix on 十月 11, 2008

奥威尔的《1984》,和之前没仔细看只浏览一下的《墓碑》,这两本书让偶再次意识到了GCD对思想控制的统治真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深度。

古代的帝王采纳儒家为王道,法家和道德家为辅助,这种控制成功的实施了2千年。统治主要在上等阶级和中等阶级之间轮流,下等阶级主要是被利用者。以前的思想控制是以中等阶级知识分子为轴心,现在媒介扩大了,一开始有电视机,接着是互联网。

奥威尔对舆论控制有这么一段话,

与今天的暴政相比,以前的所有暴政都不够彻底,软弱无能。过去的统治集团总受到自由思想的一定感染,到处都留有空子漏洞,只注意公开的动静,不注意老百姓在想些什么。从现代标准来看,甚至中世纪的天主教会也是宽宏大量的。部分原因在于过去任何政府都没有力量把它的公民置于不断监视之下。但是由于印刷术的发明,操纵舆论就比较容易了,电影和无线电的发明又使这更进一步。接着发明了电视以及可以用同一台电视机同时收发,私生活就宣告结束。对于每一个公民,或者至少每一个值得注意的公民,都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他置于警察的监视之下,让他听到官方的宣传,其他一切交往渠道则统统加以掐断。现在终于第一次有了可能,不仅可以强使全体老百姓完全顺从国家的意志,而且可以强使全体老百姓舆论完全划一。

二十四小时监视有些夸大,但是二十四小时正确舆论宣传则早已经实现。

一本好书: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

by shanqin on 六月 26, 2008

一本好书: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

作者:shanqin
email:shanqinhep@gmail.com
2008-6-26 下午

正文:Veltman的《神奇的粒子世界》是中文译本,原书英文书名为Facts and Mysteries in Elementary Particle Physics。

Veltman本人因为在量子规范场论的重正化方面与其学生’t Hooft合作作出的巨大的决定性贡献而获得了1999年度的Nobel物理学奖。不过后来他和他学生闹僵了,’t Hooft不止一次为QCD的渐进自由发现的优先权问题而暗示Veltman是罪魁祸首,因为就因为Veltman对他在渐进自由方面的工作不感兴趣,使得他当时无法及时发表这个结果,于是他痛失这方面的优先权。虽然物理学界都承认’t Hooft最先发现了渐进自由性质,但是真正的发表却是Gross, Politzer, Wilczek三人。当然,这让Nobel评奖委员会省了不少事情,他们直接将2004年的物理学奖颁发了Gross, Politzer, Wilczek。按例同一奖项分享人数不超过三个,如果有’t Hooft,说不定通通别想得奖。当年Dyson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无法得到1965年的奖。

说完这些江湖恩怨,现在言归正传。

这是一本完全可以与Weinberg的《终极理论之梦》并列的杰作。作为场论的一大牛人,Veltman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亲历那么多理论高能物理中多激动人心的进展,并且近距离感受实验高能物理的巨大飞跃以及与理论高能物理的交融,这些交融大大促进了唯象高能物理这个分支的成熟与兴旺。这些经历加上他卓越的讲解能力,使得此书与同类其他书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