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生涯” 分类下的文章

施一公: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助理教授的日子

by Yan on 二月 10, 2011

施一公的新博文,假想的读者是刚刚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或医学院建立独立实验室的年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基金申请十日谈

by Yan on 二月 10, 2011

每年的二、三月份,对中国的研究人员来说,比较关键,因为这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请的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冯长根给年轻科研人员的成长建议

by Yan on 二月 1, 2011

《科技导报》主编、北京理工大学校长冯长根教授从2007年开始,在主编心语栏目谈他 (…)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949年的胡先骕

by 大河 on 十月 13, 2009

胡先骕:“反革命边缘”的角色

■记者 孙滔

“华北局势动摇,东北方面几已全军覆没,故唐山人心惶恐万状。唐山工学院学生已纷纷南下。所中正积极将植物标本、文献卡片及标本照片等分寄昆明与庐山,已嘱蔡希陶将烟款汇沪转汇来平,供本所南迁之用也。”
1948年10月4日,时任静生生物调查所(简称静生所)所长的胡先骕(1894年~1968年)致函任鸿隽作该所的南迁准备。
是年秋,北平的共产党地下组织与胡先骕接触,希望他留在大陆。
尽管胡先骕“虑及家口甚多,而平时言论又极为共产党所疾视”,但经劝说他还是和地下党的领导见面。据静生所绘图员冯澄如之子冯钟骥回忆,当时出面的是地下党城工部学委书记杨伯箴和中学委书记李霄路。
胡先骕选择了留下。

Myth 和 Truth:什么是搞科研

by 同人于野 on 七月 25, 2009

本文谈一点搞科研的心得。我认为包括很多真正的科学工作者在内,人们对“怎样搞科研”这个问题存在不少错误的认识。

这种错误的认识主要有两个来源。有的人本身不直接搞科研,但是专门研究别人怎么搞科研,比如那些研究科学史或者科学哲学的人。就如同历史学家研究政治人物一样,他们总结起科学进步的方法论来一套一套的,但是完全不实用。

更好的办法显然是听在科研第一线工作的人谈怎么搞科研。但个人的经验往往是随机分布的。比如有人可能会强调多看文献,另有人则可能会强调少看文献。至于大师们的看法,则往往追求“写意”,让人听完之后或者感到特别神,或者感到特别平常,总之是不得要领。

你要想知道怎么搞科研,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去搞科研。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谈一点自己的科研体会。

当我们说“搞科研”的时候,我们说的是干什么?

我认为真正的搞科研活动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未知的事实的 -刺探-

学习理论不是搞科研。
看最新的论文不是搞科研。
清洗试管瓶不是搞科研。
用五个小时把实验仪器搭好,再用10个小时把它们调好,不是搞科研。
收集数据不是搞科研。
把数据变成图表,不是搞科研。
搞科研很像 debug,但 debug 不是搞科研。
听报告不是搞科研。
作报告不是搞科研。
写论文不是搞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