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 “火星” 的文章

火星上昙花一现的水

by Shea on 四月 4, 2009

Richard Kerr 文 Shea 编译

所有研究火星的行星科学家都必须面对两件事情:一是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火星曾经充满了水,二是现在的火星表面已彻底干涸。那么火星上的水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呢?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人们对于“火星曾经是什么样子?湿润还是干旱?”一直摇摆不一定。对于35亿年前火星上曾经可能拥有生命的期望也是起起落落。但是最近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火星表面曾经有液态水。在火星历史的早期,火星的表面曾经拥有含盐的浅海、注入火山湖的河流以及色彩斑斓的水成矿物。

火星上神秘的甲烷

by Yan on 一月 16, 2009

据1月16日的《科学》杂志报道说,研究人员称,他们在火星的某些特别的地方探测到了甲烷排放的季节性变化。甲烷的存在意味着有活跃的地质活动,或是甚至可能有生物学的过程,而人们在这一红色行星上观察到的甲烷量可与地球上的某些活动地带的甲烷量相比较。Michael Mumma及其一个研究团队在三个不同的陆基望远镜上用高分散红外光谱仪对火星的大约90%的表面监测了3个火星年(相当于7个地球年)。火星上所观察到的“缕缕”甲烷存在于2003年,这意味着该气体是从火星的个别独立的区域释放出来的,但研究人员提示,这些甲烷产自某一中心来源。在他们研究的某一时刻,主要的甲烷烟雾中含有估计1万9000公吨的该种气体,这可与加州圣塔巴巴拉的Coal Oil Point所产生的大量的碳氢化合物的渗漏相比较。这些作者承认,人们必须要作更多的研究才能找到甲烷的源头,但他们还提出了一个非常令人感兴趣的可能性,即某种形式的生态区(类似在地球表面之下已经持续存在几百万年的深层细菌生物区域)可能也同样存在于火星上。

火星叔叔细菌的遗迹吗?

火星科学实验室发射推迟两年

by Matrix on 十二月 7, 2008

 

图中最大的即为 MSL

 

http://mars.jpl.nasa.gov/msl/gallery/video/movies/MSL_OVERVIEW_480x270.mov

 

下一代火星漫游者——火星科学实验室( Mars Science Laboratory,MSL)推迟到2011年发射,原计划是明年发射。至于为什么是两年时间,原因是火星和地球之间的最佳发射窗口每两年才有一个。

火星登陆器的意境

by 同人于野 on 六月 1, 2008

凤凰号探测器着陆火星北极,所有媒体都要报道一下,就好像汶川地震,所有公众人物都要表个态一样。说到科学报道,我觉得至少存在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知道不知道”。也就是说这个科学事件发生了,你们报纸,或者你们网站,报道了没有。这个追求是对广度的追求。现在国内很多媒体都有了专门的科学版,报道一些最新的科学发现,而不像以前所谓的科学报道都成了(主要跟健康有关的)科普报道,或者UFO什么的。

第二个层次是”理解不理解”。也就是说光报道不行,你得能把事情说清楚,至少要说对。现在的科学记者越来越专业化,很多都是原本学科学的出身,再加上专业选手偶而客串,在这一点上也是越来越有进步了。这个追求是对深度的追求。

第三个层次是”好看不好看”。说了,说对了,还不够。还得说的好看。好看才有读者。在这一点上国内尚有欠缺之处,国外的,纽约时报等等的报道就很通俗易懂,而且能把最有意思的思想传达出来,然读者看完产生智力上升的感觉(或者错觉)。这个追求是对浅出的追求。

时代周刊,每周一期,它不可能跟人比科学报道的广度。等读者拿到杂志,可能早在网上看过这个探测器着陆的新闻了。作为薄薄的一本综合性杂志,它也不可能追求报道的深度,要看深度报道不如去看专业杂志。

时代周刊对火星探测器着陆的这篇报道,已经达到了对意境的追求。

为火星宇航员开发星际“第二人生”

by Yan on 一月 10, 2008

A very interesting article from 环球科学.

NASA的一组科学家正在开发一种新的通讯方式,让首批登陆火星的宇航员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和星际三维虚拟世界,与他们的家人、朋友和NASA保持联络。

如果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真的启动为期800天的载人火星探测任务,那些宇航员们面临的最大生存挑战,除了寒冷火星上的严苛环境以外,还有他们远离地球时不可避免将要经历的孤独感。

在乘坐飞船航行180天,环绕太阳系半圈之后,这些宇航员将在火星表面首次目睹火星日落的壮丽奇景:渐渐变暗的微褐色暮光中,繁星一颗颗显现。远在4亿千米以外的地球,像一颗闪亮的蓝宝石,闪耀在夜空之中。这些宇航员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孤独,而这样的日落,他们还在要火星上经历500次。

不过,NASA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治疗这种星际孤独的良方。就在航天工程师们还在为火星任务设计战神号火箭之时,NASA的一批更加乐观的研究人员,已经在测试网络和虚拟现实技术了。他们认为,这些技术可以让首批火星宇航员与他们留在地球上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在一个取材于“第二人生”(Second Life)或“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的三维虚拟世界中共同生活。

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的首席知识构架师珍妮·霍尔姆(Jeanne Holm)说:“我们想让远征勇士们能够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与家里保持联系,他们可以和家人坐在一起共进晚餐,帮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跟地球上的同事们一起分析最新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