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海盗分钱

by Dai Qiang on 三月 19, 2007

有这么一个问题,据原创人说是笔试时遇到的:

ABCDE五个理性海盗分100枚金币,由A开始想分配的规则,如果不同意的〉或=同意的人,则A就得被枪毙,再由B想规则,同样的条件,依次类推。问:A如何使自己不死,而且使分得的金币与其他情况相比最多?

网上看到的一道题,我是想不出好办法。
大家如果懒的话可以去出处找答案,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最佳的。

出处

巢寄生失败后的报复行为

by Dai Qiang on 三月 15, 2007

PNAS上的一篇文章
巢寄生指在其他鸟类(或者同种的其他个体)的巢内产卵,由寄主帮自己孵卵的行为。比较有名的有杜鹃、牛鹂、红翅黑鹂。种内巢寄生比如褐马鸡,可能还有很多种类有这种行为没有发现

一般来说,进化过程中巢寄生鸟类和被寄生的寄主间存在一个“军备竞赛”,巢寄生者的卵尽可能模仿被寄生者的卵,而被寄生者也会增强其识别能力,当然这是在无意识中由自然选择完成的。

最近人们发现了巢寄生者通过一种恶毒策略以保持自己在军备竞赛中的优势:

恼羞成怒的褐头牛鹂会将识破自己寄生伎俩的寄主的卵全部毁掉。这样识别能力强的寄主的繁殖成功率反而下降了,其识别能力也就不能在后代种群中迅速积累。牛鹂通过这种恐怖手段保持了自己的优势。

文章链接:
Retaliatory mafia behavior by a parasitic cowbird favors host acceptance of parasitic eggs

关于褐头牛鹂巢寄生的照片:
Brown-headed Cowbird

仔细想来,褐头牛鹂的这种行为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利他行为(altruism),因为:
1. 褐头牛鹂个体为了发现问题,然后搞破坏,必须付出能量和时间代价
2.其自身并没有从中获得好处。
3.其近亲也没有从中获得好处
4.只有同种个体从中获得好处

这是一个物种层次(也可能是种群层次)利他行为的伟大证据。因为在此之前,这种层次的证据尚未发现。
作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发现有多么重要。

用信息理论解决达尔文的乱帐银行

by Dai Qiang on 三月 9, 2007

任何研究过生态学的人都知道自然界中的种间相互作用是极其复杂的。
而我的体会是,正是这种复杂性使得生态学成了一个诡辩的学科:无论观察到何种离奇的现象,都可以用“复杂性”一语带过。如果你实在因为内疚而想做点负责任的事,你可以从这个复杂系统中挑一两个可能机制来解释这一现象,而完全不用管这种机制是否真的起了作用。你大可放心,很多年内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对你的假说作个检验。

Current Biology 上的一篇文章,用信息理论解决生态系统中的复杂性问题,Darwin’s Entangled Bank,指自然界中种间复杂的相互关系,这个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自我感觉“乱帐银行”这个翻译法还是有一定的大家风范,窃喜中。
原文还没有看到。不明白我们怎么不能下Current Biology 的文章,难道说Elsevier的使用权我们没有买完?

Ecological Networks: Information Theory Meets Darwin’s Entangled Bank

不过下了也不知道能否看懂….数学功底不够的

破碎生境中动物文化多样性的变化

by Dai Qiang on 三月 7, 2007

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 上一篇文章,在破碎生境中Dupont’s 百灵的文化(鸣唱旋律)多样性似乎受到了影响,有关动物文化传播的好例子。
文中还提到,文化多样性应该作为生物多样性的第4个层次,思考中
摘要:
Erosion of animal cultures in fragmented landscapes

制作武器的黑猩猩和制作钩子的乌鸦

by Dai Qiang on 三月 6, 2007

刚看到一则报告,在塞内加尔发现野生黑猩猩能制作象矛一样的工具捕猎其他脊椎动物了
Savanna Chimpanzees, Pan troglodytes verus, Hunt with Tools
从前还看到过一篇Science上的文章,乌鸦制作钩子钩取量筒中的食物,看来乌鸦不仅仅会投石取水,下面的链接有文章
Shaping of Hooks in New Caledonian Crows

录像

刚想到一点,摘要中说,使用类矛武器的黑猩猩雌性和幼体居多,而会做工具的乌鸦也是雌性,雄乌鸦只善于捣蛋….。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