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博弈

by LeptonYu on 八月 2, 2006

我在自己的网页上写了篇博弈相关的文章博弈论–>体制的建立。有些问题的提法可能有助于分析一下科学中存在的“博弈”。
科学的研究本身是不同于博弈论的,研究是为了找到规则和隐规则,而博弈则是根据规则确定如何玩。所以,科学研究并不能叫做博弈。但是我们如果这样考虑,科学研究的规则是我们人为猜出来的,那么,我们猜出来之后怎样呢?这就是可以近似为博弈了,这里有了规则。自然的规律并不是用语言来描述的,这只是人类的一种手段。所以这里的玩也只能是模仿自然来玩。

de Sitter 不变狭义相对论

by LeptonYu on 六月 9, 2006

周一去听讲座,中科大的闫沫霖教授讲的,题目是《关于狭义相对论的一个再思考》。

他提到了de Sitter狭义相对论,是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一种推广。问题的解决是从Lagrange量开始的。分为三部分: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de Sitter不变狭义相对论。通过对比三种理论在同样的原理要求下后者是前者的推广形式。有趣的是,他提出了三个理论中分别有0、1、2个普适常数,其中de Sitter不变狭义相对论的普适常数是光速和宇宙常数

物理的限度

by LeptonYu on 五月 4, 2006

LeptonYu 的投稿。

(偶是大二的学生,物理的认识还不是很深,这次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了篇东西,想拿出来供大家讨论讨论。不知这个是否可以。)

突然想到,物理学家有时候会陷入永久的逻辑循环中,这时就会想到更像是在研究哲学,而不是在研究物理。这种事也常发生在我们身上,我想有些原因吧。我没研究过哲学,只是学习过一些基本概念。在我看来,哲学是建立在逻辑假设上的一些推论。推论的正确性是取决于假设的,所以哲学家常常要提出假设,再去得出推论,然后讨论这个假设-推论的合理性;如果合理,则继续往下发展,得出更多的推论;如果不合理,则回过头再假设。如此的循环坚持研究,和物理学家的工作方式完全相同,但是,这个研究之所以不称之为自然科学的原因在于,它的切入点不在于实际,而只是人的假设,逻辑上的,不需符合任何实际现象的假设。物理学家的工作则是完全围绕着实际事物展开的,建立模型、研究模型、验证模型、修正模型…如此往复展开研究。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可以说明模型的建立和实际的事物联系的多紧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