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中国百年物理史的几个第一

by on 一月 20, 2008

从爱因斯坦缔造“奇迹年”开始,世界物理学发展已历百年,我国的近现代物理学更是经历了从无到有到发展的过程。日前,记者采访了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研究员戴念祖,他饶有兴趣地向记者介绍了中国百年物理史上一些鲜为人知的“第一”和“最早”。

“物理学”名词第一次出现在中国

戴念祖说,近代物理在中国的传播,是从19世纪中期开始的,除了有称为“格致”的一些书籍外,陆续有“重学”(即力学)、电学、光学等物理学分支的中译本出现。第一本被称之为“物理学”且具有大学水平的物理学教科书,是依日文本翻译并由江南制造局于1900年出版的《物理学》。

这本书的翻译者是清末民初的物理学著作翻译家王季烈。“这个王季烈家里可是出了不少大家!”戴念祖补充介绍说:王季烈的母亲谢长达是近代著名的女教育家,王季烈同一辈中有王季同、王季点、王季绪、王季玉等科技专家、教育家,下一辈中更涌现出王守竞、王守武、王淑贞、何泽慧、何怡贞等一批我国科技界的泰斗人物。

中国第一位物理学博士

我国的第一位物理学博士叫李复几。戴念祖介绍说,李复几早年就读于长沙习武学堂和上海南洋公学。1901年获奖学金资助,于当年冬天到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和芬斯伯里学院学习,毕业后又在伦敦机械工程师研究所实习一年。1905年赴德国波恩皇家大学继续深造,在著名物理学家、大气中氦的发现者凯瑟尔的指导下,从事光谱学研究,于1907年获该校高等物理学博士学位。

戴念祖说,李复几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关于P.Lenard的碱金属光谱理论的分光镜实验研究》。P.Lenard是190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李复几以实验证实他的光谱理论假说的错误,对物理学的正确发展是有助益的。

然而,这样一位受到良好教育的物理学博士,回国后却没有用武之地,因为当时国内根本没有适合他专业的工作岗位。戴念祖几经周折,才查到李复几回国后在南洋劝业会从事就业指导会工作。李复几虽学得满腹的物理学知识,还是没能有所成就。

中国最早最好的物理学大师

严济慈曾经说:“夏元瑮和何育杰是中国最早和最好的物理学大师。”戴念祖重点向记者介绍了夏元瑮。夏元瑮1884年生于杭州,1904年就读于上海南洋公学。1905年,广东省招考留学生,夏元瑮即去应考,在600名考生中荣获第一。

夏元瑮第一年在美国伯克利学校补习理化实验,1906年秋进耶鲁大学攻读物理学,毕业后到德国柏林大学深造,和其老师、物理学大师普朗克结下友谊。回国后,应北京大学校长严复之聘,任该校理科学长(相当于后来的理学院院长)和物理学教授。他和何育杰在北京大学培养了第一届物理学本科毕业生,开创了中国的物理学大学教育史。夏元瑮关于理科学制、学科设置等提出了改革方案,对我国上世纪20年代的理科教学具有一定的影响。

1919年,夏元瑮重回柏林,听普朗克和鲁本斯讲课,并随爱因斯坦学习相对论。第二次回国后,夏元瑮不仅继续执教讲坛,主讲相对论和理论物理课程,而且着手将相对论介绍到中国。他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翻译完了爱因斯坦的名著《相对论浅释》。

戴念祖说,夏元瑮热爱教学工作,喜欢研究学问,在国内多所大学担任过校长、物理系主任等职位。后来,夏元瑮辗转西南教学数年。1944年,这位中国近现代物理学教育的先驱因心脏病去世。

   [科学时报]

Leave your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Not published.

If you have one.